美国变身欧洲“损友”

英国驻美大使达罗克“差评”美国多项政策的密件曝光风波连日来持续发酵。尽管身处风暴中心的达罗克于7月10日宣布辞职,但其对特朗普政府“运行不畅”“难以预测”“能力不足”的评价,却也透露出所谓的美英“特殊关系”并不是铁板一块。

事实上,对美国心怀不满的不止英国大使。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初访问英国、爱尔兰和法国时,英国民众放飞巨大的“特朗普宝宝”橙色气球以示抗议,爱尔兰总理直接反驳特朗普建墙解决边界问题的“建议”,法国总统马克龙与特朗普的会晤也是简短而冷淡。显然,曾经十分亲密的美欧关系,如今裂痕已清晰可见,而这与美国长期以来对欧洲利益的无视和伤害不无关系。

正所谓“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利益”。为了一己私利而伤害欧洲盟友的利益,这样的事在美国历史上并不少见。

安全是美欧同盟的重要基石。冷战期间,欧洲主要依赖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护。然而,冷战后欧洲安全环境的恶化,也与美国脱不了干系。华约解体后,北约非但没有解散,反而成为美国控制欧洲、维持在欧军事存在的工具。美国无视俄罗斯的安全忧虑,积极推动北约东扩,使中东欧地区成为其遏制俄罗斯的前沿阵地,激起了俄罗斯的强烈不满。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发生后,北约与俄罗斯由“战略伙伴”变为“对手”,关系空前恶化,也动摇了冷战后形成的相对稳定的欧洲安全体系。

推进欧洲一体化是欧洲的夙愿,1999年欧元的诞生是其在经济一体化领域的显着成果,但也冲击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。当年,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以“保护人权”、 避免“人道主义灾难”为借口发动科索沃战争。战争破坏了欧元顺利运行所需的稳定外部环境,使欧元对美元的汇率持续下降,还使得各国军费开支增多,耗费了大量资源, 欧洲经济严重受损。显然,美国希望的是将欧洲纳入其主导的国际体系之内,服务于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,并不愿看到欧洲变得独立、强大。

近年来,欧洲饱受难民危机的困扰,其始作俑者也是美国。“9·11”事件后,美国为了自身战略安全推行所谓的“大中东民主计划”,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,在“阿拉伯之春”爆发后,还大举介入利比亚、叙利亚内战。然而,这些国家并没有如美国所期待的那样,建立起稳定的民主政权,反而宗教、民族、种族冲突不断。混乱的政治局势为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了温床,还导致大批难民无家可归。数百万难民涌向欧洲,不仅令欧洲不堪重负,还撕裂了欧洲社会,使得欧洲政治右倾化不断加剧,加深了欧洲内部的分歧。

如今,美国在口头上依然鼓吹同盟精神和传统友谊,在行动上却屡屡背弃、打压欧洲盟友,给欧洲盟友添乱。否定欧洲一体化,批评欧洲国家军费投入不足,对欧洲盟友加征关税,退出《巴黎协定》与伊核协议……特朗普上台后高举“美国优先”的大旗,大行单边利己主义之道,甚至不惜牺牲盟友利益以实现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。在许多欧洲政治领导人眼中,美国与其说是值得信赖的盟友,不如说正在变成“损友”。

虽然迫于实力差距、防务需求、经贸利益等,欧洲仍需与美国合作,但美欧之间已难言有巩固的互信。“棱镜门”事件曝光时,被监听长达10多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曾表示:“我们必须信任我们的盟友和伙伴,而这种信任如今需要重新建立。”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“美国是法国昔日的盟友,但不一定是未来的盟友”。如今,欧洲拥抱多边,而美国大搞单边;欧洲推崇贸易自由化,而美国构建贸易壁垒;欧洲寻求安全,而美国唯恐世界不乱。对此,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直言不讳地批评特朗普,“他要的不是伙伴,而是仆从”。欧洲人看待美国的心理,或许用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那句抱怨可以概括:“有这样的朋友,谁还需要敌人?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嘻哈嘻哈 - 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! ? 美国变身欧洲“损友”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